当前位置:首页 > 石墨烯动态
京津冀共建石墨烯产业高地 试水石墨烯产业一体化

1月8日,在唐山建华实业集团石墨烯系列产品展厅内,参观者在兴致勃勃地拍照。新华社发

刚刚过去的2015年被称为“石墨烯元年”。

石墨烯的电流密度是铜的100万倍,导热率是铜的10倍。这种被科学界称作“万能材料”的产品,正在开启全新的产业化进程。

近日,京津冀三地政府、科研机构和企业在北京成立石墨烯产业发展联盟,力图整合三地资源,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布局创新产业链,加快推进京津冀石墨烯产业一体化发展,形成京津冀战略性新兴产业高地。

避免走同质化竞争之路——整合资源、错位发展,打造石墨烯产业新高地

2015年年底,北京五洲大酒店。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科院国家纳米研究中心、天津大学以及唐山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唐山建华实业集团等近百家科研机构和企业负责人在此聚集,京津冀石墨烯产业发展联盟揭牌成立。

石墨烯为什么能引起这么多人关注?专家介绍,石墨烯在光、电、热、力等方面具有优异性能,极具应用潜力。统计数字显示,石墨烯在未来5到10年将引爆巨大需求,带动价值数万亿美元的新兴产业链。

当前,我国石墨烯材料正处于从实验室走向产业化的关键时期。“对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布局,京津冀三地都非常重视。”相关专家认为,以往发展一个新产业,三地大多会从实验、研发、中试、生产、应用等领域各自规划布局。这样不可避免地产生同质化竞争,分散有限的研发资源和资金。在这种情况下与市场化机制配置资源更加完善的长三角、珠三角去竞争,难免处于被动。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背景下,三地成立京津冀石墨烯产业发展联盟,为不再走同质化竞争的老路打开了一扇“门”。

目前,唐山高新区聚集了10多家石墨烯及相关企业,正在致力于打造石墨烯产业基地,而北京、天津拥有全国最集中的石墨烯研发资源和投融资平台。

唐山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邸义表示,通过联盟的带动作用,统筹协调京津冀三地资源,在区域内打造形成石墨烯政产学研用体系完善的产业发展条件和环境,聚集石墨烯产业化人才和项目,打造京津冀石墨烯产业新高地。

共破生产技术成熟度不高难题——理顺创新链条,共降石墨烯生产成本

孟英,是河北石墨烯行业最早的拓荒者之一。从2009年接触石墨烯算起,已在这一领域坚守了7年。作为唐山建华实业集团总裁,这几年,他从建筑检测领域转型,搭上自己全部身家进行石墨烯研发。

凭着多年对石墨烯行业的认知,孟英认为,高质量、低成本宏量生产工艺是当前石墨烯实现产业化、进入应用领域的关键。

这一点,在刚刚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等三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快石墨烯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里得到印证:受石墨烯材料生产技术成熟度不高、产业化应用路径长等因素制约,我国石墨烯材料批量化生产和应用尚未完全实现,还存在技术转化能力弱、工装控制精度低、质量性能波动大、生产成本比较高等问题。

7年来,孟英和他的团队一直在试图解开已有制备技术不能量产石墨烯的原因。

破解产业化难题,实现技术突破,不能关起门来自己搞研发。“单靠企业自身能力有限,北京、天津两地拥有密集的高校、科研机构、高精尖人才等创新资源,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我们要与京津共同营造一个跨区域的石墨烯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为建华快速突破石墨烯产业瓶颈提供支撑。”孟英说。

如今,建华实业集团的百吨级石墨烯生产线已经投产。“我们用了5年时间将石墨烯制备工艺更新了八代,实现了产量从1克到500吨的突破。”孟英说,生产线建成后,建华生产的石墨烯成本降到60元/克,远远低于600—800元/克的市场价。

这个过程中,京津冀三地的科研机构、企业协同创新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建华石墨烯样品的一些关键性数据由清华大学分析测试中心、北京理化分析测试中心等权威机构进行测试分析。多个批次的石墨烯产品在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等科研机构进行试用。

“依托市场化模式研发生产石墨烯,产学研机构间横向合作是大势所趋,这使得石墨烯产业正在从技术创新向应用方案集成的模式转变,合作单位间创新链、价值链、服务链正在深度融合。”专家认为。

破解应用领域狭窄难题——三地亟待构建石墨烯制品示范应用推广链

虽然石墨烯被各界看好,但其从实验室诞生至今只有十多年时间,如今市场竞争激烈,尚没有太多的下游应用企业愿意冒着失败风险去尝试应用,这成了制约石墨烯产业发展的一道坎。

不久前,建华实业集团与天津长园电子材料有限公司签署石墨烯产品国内销售代理合同。这意味着,来自天津的这家业内知名企业,将为建华石墨烯产品的推广应用建立专业的人力、技术资源平台,组建和拓展全国销售网络,并提供全部客户资源,全面合作推进石墨烯及下游产品应用发展。

今后,京津冀石墨烯产业发展联盟将致力于打造一个以唐山为中心,跨越京津冀等地区,包括生产、研发、检验检测、融资服务等为一体的石墨烯产业集群。预计到2017年底将实现20亿元以上的年产值,利税达4亿元以上。

实现这样的目标,亟须得到国家和京津冀三地政府的有力支持。破解应用领域狭窄难题,三地政府要组织实施重大应用示范项目,推进石墨烯首批次产业化应用。

孟英建议,国家和三地政府围绕新兴产业发展和现代消费需要,瞄准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及新能源汽车、新一代显示器件、智能休闲健身等领域,构建石墨烯制品示范应用推广链,促进石墨烯材料的研制生产、应用开发及性能评测等环节互动。

“鼓励三地设立石墨烯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研究建立石墨烯产品首批次应用示范风险补偿机制,积极推进石墨烯产业化应用。”相关专家表示。